中税摄影网是全国税务系统的摄影交流平台
中税摄影网
您的位置:首页 - 摄影课堂 - 读书笔谈

读王哲的《收藏新疆》之“沙漠深处的胡杨林”

分类:摄影课堂 - 读书笔谈 创建:2018-09-05 07:00:00 人气:186 字体:     来源:中税摄影网   作者:王哲   编辑:小龙   收藏  

王哲,今年已60有余。退休前供职于乌鲁木齐市地税局,任办公室主任。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乌鲁木齐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摄影经历有35年,远足新疆各地,拍摄了数万张的作品。


我有幸拜读了他的几本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出版的游记作品集。




人在旅途,享受感悟;按下快门,驻留精华。


“沙漠深处的胡杨林”。下文,为本书作者提供。


沙漠深处的胡杨林




一个偶然的机会,让我走进了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轮台县草湖乡。这里距离塔里木河不远,车子行驶途中,一路上满眼都是胡杨,枝条交错,棵棵树木粗糙而又充满沧桑和悲凉,直到快到目的地草湖乡时,胡杨才改变了形状,车上的人告诉我,这是因为接近水源了,胡杨才生长得滋润了一些。




下车后,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景色使我惊奇,只见车子的周围都是无边无际的胡杨,远远望去就像一幅北欧著名的油画。这里的胡杨大多生长在小沙丘上,株与株之间有的紧靠着,有的则几十米才有一棵。树一棵棵都生长的奇形怪状,有棵树显然是被风吹断了树干,但还没有完全断开,被撕裂的树冠倒在地上,但仍然抽出一枝枝新树芽,呈仰天生长啸状。有的树中间已经空了,龟裂着一层层的树皮,像一位风烛残年的世纪老人,但却奇迹般地还在树顶上抽出很多绿色的枝条。有一棵树干粗壮的胡杨,估计最少有一二百年的树龄,树枝都干枯了,却从树的半腰生长出了一条绿枝。




我在林间慢慢地行走着,脚下是树叶枝干和沙子铺就的松软的土地,身边千姿百态的胡杨努力地伸展着自己的枝条和躯干。一些显然年轻的胡杨形象奇特,树的下部叶子形状像柳叶,中部生长着非杨非枊的变形叶,而顶部又是一种形状的叶子,一棵树上能生长出三种不同形状的叶片,这让我惊叹不已。后来我才听人说,胡杨为求生存,千百年来在恶劣的环境下,在不同的发育阶段改变着自己的叶子的形状。胡杨的自我求生能力无与伦比。它的根系异常发达,总是拼命地朝着有湿气的地下延伸,不管有多远多长,即使是碱水也不在乎,通过树皮将盐分排出。它变着法儿活下来。当水分充裕时,它的树叶就变成了阔叶,树冠葳蕤;当水分匮乏时,又变成了尖细的针叶,树貌清瘦,以便最大限度地降低耗水。当长期的干旱来临时,胡杨又割筋伤骨,自动将树叶脱净,形容枯槁,处于休眠期,等待有水的季节,它便缓缓地复活,再生长出新叶。如此变脸树木,全世界也不多见。这是胡杨的护身符,也是它绵延不绝的秘密。




胡杨叶子黄了的时候,也是棉花收获的季节。我们到来的时候,有一群采棉工从地里收工回来。在金灿灿的夕阳下,他们的背影洒落在地上,形成一个个长长的阴影在胡杨林中飞舞,如同精灵般美丽。大地上金黄色的落叶,黄的让人心醉。


我们休息的地方是一个小村落,此时已接近落日,夕阳下一群群牛羊被牧羊人吆赶着返回圈里,空气中充满了一股牛羊粪的气味,一群羊咩咩地叫着走了过来,迎面而来的尘土几乎把我淹没,可我却完全被眼前的景色吸引溶化了。火红的落日、羊群牛群以及吹着口哨的牧羊人构成了一幅让人心醉的图景。




第二天,来到距离草湖乡不远的胡杨林公园。这是一片占地100多亩的原始胡杨林,属于一个叫“铁列克塔木”的村庄。原先有上百户牧民在胡杨林里放牧为生,上世纪80年代大多陆续搬走了。铁列克塔木一带,有两座以天鹅和马蹄命名的湖泊,附近还有一条以“蝎子”命名的恰阳河,以及几条 没有名字的小河。河湖周边生长着大片的胡杨,倒映在水中,亦真亦幻,使人想起那些以“诗歌”相称的风景画。白鹭、野鸭等水鸟栖息在林中,不时能听见鸟儿吱吱喳喳的叫声。这里的胡杨因为不缺水,叶子肥大、饱满,黄的质感恰到好处。乘坐公园里的小火车可以环湖一周欣赏美景,而我们选择了步行。

【本文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】          



[ 打印 ]  [ 关闭 ]


大家评论

微信登录 发布前记得先登录

最新评论

暂无数据!


兰道滤镜